患得

没有一点用

最近追了killlakill。里面有个莫西干头,拿的枪能打出一排缝衣针。他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我来告诉你两件好事吧”,其实说的两件很可能不是好事,甚至可能不是事,只是两个有因果关系的分句。比如我们也可以这样说:“让我来告诉你两件好事吧,一,人假如被杀的话,二,就会死。”

这种口癖真是太逗了。王小波在议论一些刻板无聊到不近情理的事时,也经常会说“太逗了”。不过我还挺喜欢莫西干头说这句话,因为这个角色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有好事总比没有好事要好。假如一天发生八百件事,其中只有两件是好事,你会记得这两件事吗?像我就不会,我肯定会沮丧得想把自己吃了。但如果这么说,“让我来告诉你两件好事吧:一,我把苹果汁,二,撒到裤子上了”——这就有种幽默感,尽管是最不好笑的那种英日混血的幽默。

要说哪国的笑话最不好笑,我现在觉得是本国的。本国传统的笑话,基本上讲了开头就知道结尾。比如傻女婿。本国的幽默有很典雅的部分,节奏慢热,像秦琼卖马,掉进老虎笼子,都不算太好笑,而多听几次也不会索然无味。有更奥妙的幽默,比如“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为什么好笑,因为解释不清。就是字面显豁的意思,怎么解释还是好笑。像傻女婿的笑话,解释完就不好笑了。“下雨天打孩子”没办法解释,好笑之处就在“下雨天打孩子,是因为闲着也是闲着……”或“打孩子是因为下雨天,闲着也是闲着……”

汪曾祺写过一段冷哏。查了一下,载名丑贯盛吉事。是这么说的:

他死的时候,才40岁,太可惜了。他死于心脏病,病了很长时间。家里人知道他的病不治了,已经为他准备了后事,买了"装裹"——即寿衣。他有一天叫家里人给他穿戴起来。都穿齐全了,说:"给我拿个镜子来。"

他照照镜子:"唔,就这德行呀!"

1
评论
热度(1)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