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

没有一点用

主题:【树洞】一直觉得美攻特别带感,但为何都要把美攻写成身形纤细柔若无骨粉面红唇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孱弱媚娃!!!! [96,2098]

那楼有说了一个“美不等于阴柔”……但我觉得出现这个倾向很必然的啊?楼里还起了个名字管这种攻叫小媚娃攻,我感觉这个词也很好,恰如其分。

我看原耽不太多,因为萌这种,看得比较多一些。美攻还真不全是只长着脸不事生产的小媚娃攻,会做家事的也有的,会煮粥的也有。总之美攻大抵分两类,比女人还美,和原文作者没有提他的脸和女人相比怎样,总不会差得太远?美攻还分这么几类,打得过受的,打不过受的,和受打打杀杀互有胜负的,平时瓶盖也拧不开、到要H的时候那个手劲真是电钻也钻不开的。

关于美等不等于阴柔,美到底等于什么,我家里没有相关的书,看也只看过谈美书简。朱光潜提了三个美学的基本问题,美的起源?美是什么?审美是什么?——美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肯定是属于美学范畴。但美攻的美,指的是人脸的长相。朱光潜最为老百姓所知的,也不知为什么,是译介康德?黑格尔?那个崇高和秀美的二分定义的那一段。崇高和秀美都是美,但要论及人脸,说人家长得崇高,那往好了说,是超模脸,往不好了说,朱光潜的原文形容的是“老鹰古松”,长相给人的感觉是古松。秀美这个范畴就不一样,春风微雨,娇莺嫩柳。秀美感给人的感觉一直是愉快的,也和我们目接美人时的感受相似。

崇高和秀美的对立,朱光潜说,类似我们古代所谓的阳刚跟阴柔。崇高近于阳刚,秀美近于阴柔。那楼里谈到的美不等于阴柔:若要说美攻的美——人长相的美——所谓的“秀美”不等于阴柔,我现在看来即使不完全等同,两者的内容也大致上相似。原文(《谈美书简》p91,人文社2001年版)“秀美感……是对娇弱对象的同情和宠爱”。据此我们或许可以说,非但“阴柔”,“娇弱”也是走得通的。

以上抄了一点书,生拉硬扯,很大可能是不对的,就是为了说明“之所以美攻挺多都是这个调调,因为这个调调最能体现美攻的‘美’”。秀美、阴柔、娇弱、惹人怜爱,这诸特质最能够使人把注意力集中在美攻的脸上。之所以美攻的美最可能是秀美而不是广义的美,还有一点可以补充的。这本书里没有显豁的美的定义,但朱光潜引了一段别的青年学者给的定义,差不多是这样:

“美是符合人类社会生活向前发展的历史规律及相应的理想的那些事物的……以其相关的社会性(在有阶级的社会时期主要被阶级性所规定)为决定因素……的一种客观价值。”

对美攻的阶级成分,难道还有要求?难道封建时代压迫人民的统治阶级中,就连一个美攻也没有吗?我们可绝不能承认这个……

1
评论
热度(1)
  1. 一粒松子。患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ransshipment
    先存着。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