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

没有一点用

我从来没这么认真地想到死,不过想到和去做还是差很大。想到和去做之间的鸿沟是我唯一清晰知道的事,唯一。我想要死,死就不麻烦了……但是什么都能阻止我。

大家我觉得都是这样。我看见一个人,我想他该怎么平静地幻想自己的死亡。我现在不怕给父母添麻烦,因为死掉显然我损失也很大。他们也会体谅我,我也会道歉的。大家都在默默地想死,没有一个人想活着,也没有一个人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喜欢的类型是能永远持续地给我光和热量、吵闹、暴躁起来的力气。为这个——因为我怕我一辈子就只是这样了。我想成为一个不切实际的别人,我想成为别人,我一生中所有的痛苦假汝而行。

我也希望我的国家强大,国民都高尚聪明。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做那些理论上来说不必要、在这世界上其实是必要的事情。像台风把海吹到岸上,在这里的我,不能幸免于千人一面中的一面。我可能有微弱的不平庸处,讲不清优点或缺点,但我(痛哭着),希望能够有人了解我到我恰好希望被了解的程度。

人除了情绪、爱、恶、判断、色欲外理应还有别的东西。人因为这个成为人,这应该算是一种偶然,一种成分,这成分永远不能溶解在人际的温汤里。要我说这是灵魂,顾城好像说,这是一种必须要宣泄的不安定。这是永恒的孤独。小马达转、转着,在我胸口已经渐渐熄灭了。我的不安定的火焰,只剩下焦躁之为物的烟气。现在的习惯是,瞧这些烟气,觉得你是个有火焰的人。但嘴里冒出烟来的人是白矮星,我在烧着的时候,呼吸是清新得像春天的树的。

1
评论
热度(1)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