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

没有一点用

写手黑历史问卷

题源地址:http://pleasurecon.lofter.com/post/4694e_c9afce


……搜了搜原文都搜得出来……不知道正视黑历史能不能促使我奋进


1,贴出你第一个圈子的第一篇文中的第一段。

“※※※已经很少回忆了。无论是关于什么其他,还是※※。”


2,对刚刚那段你的感想如何XD?

……爽歪歪

其实就那第一段还好后面写得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救回来,问题是后面写得只有更矫情

现在想来无论是那时的本命还是那时的本命CP都值得比那时的我更好的写手啊!可惜已经自拆了要不还能将功补过一下。——现在写的,若干年后看是不是功也还不一定。


3,现在比较满意的首段贴一下?

“优纪哭得脸都紫了,坐在电话旁边,手机扣在桌上。她鼻子有点敏感,被二手烟呛得小动物似的轻轻咳嗽。亚久津猛地站起来,居室狭小,他的头好像要碰到乌烟瘴气的天花板。他掐灭了手里的烟,转过身,椅背上挂着外套,他抓过来搭在肩膀上,另一只手拇指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优纪泪光盈盈地看他。”

 不算是满意,我觉得现在的哪个开头都没什么不好的地方啊?只是写这个的时候有构思过,也有修改过。我以为,开头有太多描写,读者应该就会不太愿意看下去,我这个描写就多了一点。


4,好现在羞耻升级,你黑历史时期是怎样写CP互动的呢?

单箭头!特别无望的单箭头,受单箭头攻。写出来未必是,写时的心是渣贱的。——我最喜欢渣贱了,现在不太是这样,或许因为别的类型好看的文比渣贱要多一点。


5,为什么会这么写?

我现在也萌单箭头受、倒贴受、痴汉受,这个萌的意思倒不是说把所有CP往那里面套(萌CP还是看眼缘)……

或者不论受还是攻,哪方面单箭头我都很喜欢!现在的口味是“看似单箭头的双箭头”,纯单箭头也要脑补出双箭头来。(雁绮除外

不是CP意味的单箭头也很喜欢!单箭头love!

 

6,贴一段你现在比较满意的CP互动吧!

水滴砸在地上,千岁用力抹了一把脸。

“桔平……”

“……”

“……我很……”

橘皱着眉头把汤锅盖子盖上。千岁的脸埋在他短短的金发里。千岁的手臂缠上来,这体温橘已经忘了,可恨他皮肤上全是橘家里用惯的沐浴液的味道。除了吸鼻子,千岁没发出别的哭声,而这足以让橘心烦意乱得想甩开他;他想掰开千岁的手,不知为什么最后和千岁的手指勾在了一起。

“放手。”橘说,觉得自己嗓子也有点发紧,“我去关杏房间的窗子……”

“我让桔平失望了吗?”

“对。”

“对不起,”千岁后退了一点,好像橘身上有什么烫的东西那样,“桔平可以原谅我吗?”


7,你觉得现在有进步吗?

和以前比,现在写得太好了。 


8,现在羞耻继续升级,贴出你最中二的一段描写吧!

“※※左眼的红色像新鲜的血,随时间慢慢结成漆黑。那里完全看不见,漏不进一丝光感,像野兽暴躁的蛰伏。它想要世界黑暗,再黑暗一点,这样沉沦下去。”


9,哈哈哈你感想如何啊?

不太羞耻啊,这段绝对不是全文里最羞耻的part

因为中二的气味基本上都是一个样……(


10,现在把刚刚的中二段落套给你现在的本命/墙头/CP试试?

“千岁右眼的红色像新鲜的血,随时间慢慢结成漆黑。那里完全看不见,漏不进一丝光感,像野兽暴躁的蛰伏。它想要世界黑暗,再黑暗一点,这样沉沦下去。”

不要啦小天使


11,黑历史时期对攻的描述是怎样的呢?请贴一下!

我真是一点也没有长进,那时的攻就是娇小可爱,美若天仙

“于是※※笑起来。他微微弯曲膝盖,艳丽的和衣像扣在地上的花瓣。※※神情像猫一样温顺狡黠,躺在地上脸和手足浸在月光里。温腻淡冷的骨瓷白。”


12,为什么喜欢这么描述攻呢?

词藻很堆砌,一种像是装饰画一样不自然的感觉,我现在已经改了(?


13,那现在是怎么描述攻的?

“※※把头发盘起来,两侧鬓角松松垂下几丝;总之是好看极了,他的眼睛像用墨描画过,鲜艳的唇角朝上勾着。那双嘴唇带着淡薄的水光,※※低下头在上面啜了一口。”

。我没有长进


14,过去是怎么描述受的?

过去不描写受啊


15,为什么喜欢这样描述受?

因为没什么好写的


16,现在是怎么描述受的呢?

现在也不描写受,也是因为没什么好写的


17,现在贴你写的第一个吻戏??

※※走过去,打开牡丹饼的包裹,把夹心的甜食撕成一片一片。一片喂进孩子僵硬的唇齿,一片塞给※※,直到那孩子口腔塞满。

“甜么?”※※冷冷的问。

他得到的回答是一个吻,嘴唇厮磨着嘴唇。他的指甲抓破※※的背。黑夜沉浸眼底变成簌簌抖落的黑色的虫。

他们眼睛终于潮湿,外面下着今年秋天最后一场雨。

不是第一个,是能找到的第一个。但是也够耻的了,所以诚意是有


18,那现在写的吻戏长啥样?

……为什么不让我对上面那段说说感想……不说了,反正还是,放在全篇来看,吻戏绝对不是最羞耻的part

※※的木屐差点滑掉了。“笨蛋就是笨!”他喊道,有点狼狈,嗅了满鼻子温热的、甜蜜的棉花糖气味。或许是幻觉也罢,那甜味他从对方的舌头上品尝到了……在祭典上的众人都在仰头看花火、喊着“玉屋”或“键屋”之类傻话的时候,在漆黑天幕上大文字的光彩把※※散发着潮湿香气的头发照亮的时候,他抓着※※的手腕,把自己柔软的薄嘴唇送上前去。


19,最后一次耻度升级,过去是怎么写肉的?///w///(纯洁的清水党可以不答和肉有关的题

我去查了查硬盘发现现在和以前的肉都是差不多调调,没用的我


20,对刚刚的肉什么感觉?

……(看了起来


21,现在怎么写肉的?

写得不比以前好啊……


22,对比一下自己写肉的文风变化吧!

真的是没有变化。应该有的吗?

不管惯用词还是耻度都差不多,没用的我

 

23,最后一题了,这么一对比有没有觉得自己还是进步很大的呢OVO?给自己这些年来的进步做个总结吧! 

。现在的我是一个正常的写手,过去的我不知道脑子在想什么

不过既然有爱就不该挑剔太多?我是希望我快点写得更好、给我未来的墙头和本命能写出至少不丢脸的同人来,雷也要爽。我过去是那么一个傻逼,我很痛恨这一点……

要总结的话就是矫情的部分减少、写的时候不是为写而写,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这真是一个很朴素的标准,我以前是真不知道自己写什么。

 

FIN.

2 / 问卷
评论
热度(2)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