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

没有一点用

契诃夫真是天才,他写得真是好……每一句的好处我觉得我都有看到,即使漏过,我还要再看许多遍。我这样的读者,我觉得他肯定是会高兴的。因为与此同时我不会像喜欢他这样喜欢别人,并且会顶礼膜拜般、认真地读他的小说。他这样的读者,世界上每年不会超过一千五百个吧?即使我本身的格调不够高尚,但真诚的热情应该是可以弥补的。他(愿他安息!)的灵魂,我们将要去慰藉他。

本来想考古典文学。是不是该去考世界文学?

评论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