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

没有一点用

翻以前的本子,结果我写了那么多字在上面。主要记了好多梗都没码上来……


1

橘和朋友们聊天,千岁不高兴。

千岁使劲摇晃可乐,给橘开。橘开了可乐,喷了一脸。小天使就带他回去换衣服了。


2

千岁一个人回狮子乐中,在樱花树下睡觉。

睡醒之后以为自己还在国一那年睡过开学典礼,和橘发生的后来的事,只不过是在做了个很长的梦。


3

大丸一家要去温泉旅行,路上巴士坏掉了。

大丸下车在路边看富士山,这时小金背着个网球拍跑过来,要跑到东京去。


4

合宿时神尾要回家,千石拜托他给亚久津带某家甜品店的蒙布朗。

甲斐和木手吵架,说什么也要跟着神尾去东京散心。凛也跟上来,路上甲斐在后面哭,神尾向凛咨询感情问题。


5

小天使为不擅长接吻感到惭愧,白石提供自己给他练习。

正在商量这件事的时候,橘进来了。千岁和白石像背着橘做了什么坏事一样各自走开了。


6

岳人拥有“只要拍拍自动贩售机,里面就会掉出果汁”的超能力。国一的时候他把这个说给忍足听,忍足不信。

岳人说,如果我真的能表演出来,你把果汁的钱给我吗?

忍足说给就给。岳人做到了,自己把掉出来的果汁喝掉了。

忍足想:什么黑科技?

后来岳人一直在追着忍足要果汁钱。


7

因为岳人和谦也都叫忍足的名字,迹部说他也要叫忍足的名字。

然后泷也开始叫忍足的名字……

然后整个冰帝就只有宍户叫不出口。


8

君岛写歌,里面用了一些“梦想”之类的词。

远野:“大背头你真的有梦想吗?”

君岛不高兴,但直到夜里还在想着这件事。


9

甲斐和木手小时候都欺负女孩子,但木手比甲斐更受女孩子欢迎。

甲斐家里有一条船,他小时候觉得自己长大后可以继承家里的船。这个写了六百字,没有写下去。


*


甲斐百思不得其解:他和永四郎小时候一起欺负女孩子,扯她们的辫子,隔着一张桌子往人家图画本上扔青蛙,永四郎为什么一直比他受欢迎?甲斐至少还会对她们挠着头道歉,然而木手永四郎极端顽劣,女孩子的眼泪都不能感动他。永四郎并非不懂得制造气氛,只是不轻易发作,甲斐旁观看来就像握有一张好牌而不情愿打出来那样。明知如此还放低身段逢迎上去的女孩子们,甲斐不得不敬佩她们,隐约感到有点丢脸,因为永四郎并不是那么好的人。他不够真诚,最要命的是也不够温柔,像把卵产在毛虫体内的蜜蜂,不管毛虫会不会感觉到痛……他深吸一口气,海面静得像千万片细小的玻璃杯碎片,浑浊的海水和灰色云层间滚动着四方乱涌的冷风。船还没有靠近陆地,暴风雨很快来了,他们面前的海洋仍有很长。

甲斐的父亲有一艘船。轻便,娇小,历史悠久,但红白漆色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小时候甲斐裕次郎发疯似的想继承这条船,船上的雇员有时和他开玩笑,说你爸爸已经把船拜托给我了,长大之后裕次郎来船上做事云云,甲斐经不起挑拨,先是半信半疑,最后常常张大嘴哇地哭起来。

地上的人事皂白分明,如及格与否不能含糊,税收多寡无法通融,打架殃及的玻璃别无出路只能被妈妈牵着乖乖去找人来换。而海近似于可以横行的汪洋泽国,可以逃向无限多个方向,若要埋宝盒,随便找一个浪头。罪人可以隐匿,罪证只要绑着石头沉入海底,妖怪吐息般带腥味的风横行可称浪漫,令甲斐觉得死亡外她绝不会令人无转圜地绝望,而涉死风险并不经常发生。


10

年龄逆转:全国大赛冰帝对六角,冰帝只派出红毛挑染月光厨一个正选去,被一年级新人佐伯打败了。


评论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