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

没有一点用

N的好朋友炎樱说一个她们都认识的女同学:

“K跟她妈说她要改教。(K和炎樱都是新疆人。)说要改什么?说要改信基督教。我看她就是馋。基督教不是还不许有婚前性行为?我就跟K说,说你要么管住你的嘴,要么管住你的逼。两样都管不住,那就别作,给她妈气的……”

K是新疆姑娘,不到一米七。还算漂亮,喜欢画浓妆,抹大白脸。K、炎樱和N关系很好,炎樱和N关系更好一些。炎樱有时来我们寝室逗猫,给一根逗猫棒起了一个K的炮友的名字,看到我们的猫去扑那根逗猫棒,就相顾哈哈大笑。我也跟着笑,但事后觉得有点别扭——我现在就觉得有点别扭了。

不过我很喜欢炎樱。炎樱在上海念高中,她男朋友从新疆揣两千块钱坐火车硬座去上海看她,玩了两天,又坐火车硬座回去了。N听炎樱讲完这件事后感叹道:“M爱的真深。硬座,乌鲁木齐到上海……”

M是炎樱的男朋友。炎樱骂道:

“妈的老娘爱得也深。就出去跟M玩了两天,被学校开除了。”

N狂笑了。“什么?”

炎樱有些不高兴,说:“南方学校就爱开除人……”

评论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