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

没有一点用

……

至于我是不是一个充满负能量的真诚的人?首先我不是一个很真诚的人,也不觉得我多么负能量。每个月有几天,我觉得我毫无保留地自私,具体表现:看到什么都想到自己。今天就是那几天之中的一天。真诚是困难的,尤其在你远不够好的时候,我对自己要求宽容,但还是觉得哪里都不满意。比如说,我很想知道真正的天才是怎么思考问题,真正的美人是怎么看待别人。知道星空的大与知道自己的小,同样都是深刻难解的,前者无疑对人类更有意义。假若一个人知道了自己的小,她会不会继续爱人?她会的。因为是渺小的她在想这个问题,被永恒所慑服,但永恒敌不过疲惫和饥饿。肉体这具机器,不是用来思想的。一个人更倾向于感谢好吃的食物,而抛弃自己的深奥、无意义的严肃理论,仅仅因为这理论对食物的生产者做出了公正的、轻慢的判断。

年岁既大——20——不能不迅速冷静下来。我时常感到遗憾,好像是以前的我更有趣一些。人(此处指我)在年纪太小的时候,能看见的范围异常狭小,并不是说对这个世界知识的匮乏,我比某些时刻的过去无知得多。打个比方:现在我像是登上了更高一层从窗户向外张望,可能能看到更多,或许没有更多,但根据透视法,我无疑是对这个城市的布局了解得更加公正。在下面一层的时候,我可能视力比现在要好。这是个欣赏品味的问题,假如谈得上欣赏——将来的我会觉得现在的我也够有趣的,那种愚蠢的可爱,就像恶心到尽头反而有点萌似的。过去的我左右支绌、谨慎、坚信。不知明年的我会发现今年的我哪些用力过头的痕迹。

我想问所有的人,“你们觉得这个世界怎样?”不知是喜是悲,比起我们的社会,我还是更关心这个世界。希望这个从我喉咙口仰望天空的古希腊人暂时不要死去。注目简单的事物,久之思想都简单了。并且注视简单的事物,不管多么丑恶,最终都会让人感到美妙,让人产生现状很容易改变的错觉。现在的我不知道什么是幻想,这点还没能改变,但我做的梦好像比从前少了——有边际和形状的梦更多了,之前每撒一次网出去,每网都网到满天的星星和一些自然的定理。越来越我知道空泛的平庸和超卓都不可得,与我是多么难一直、一直做一个与我的同龄人不太一样的人。我不想认识怪咖,既然迟早都要知道他们都会回家吃饭。

评论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