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

没有一点用

今天我感悟到这样一件事:如果哪天我不再悄关别人,那算是成熟了不少。可我现在还没有不悄关的自信。我在试着不悄关不认识的人……这个很早就做到了。

最近在上知乎,给那种“如何判断自己爱上了一个人”之类的答案点赞。因为我要写谈恋爱的小说,又不太清楚谈恋爱的程序。看着看着,难免让自己有幻想。人都是想恋爱的。或者说,年轻人大多数是想恋爱的……如果我谈恋爱,会让我男朋友谈一次难忘的恋爱。我希望我不要对他太好了。我也很想为这个难过。有的人谈过很多次恋爱,他们大抵以为大家都和他们一样。有人只谈过一两次,他也以为大多数人都谈过很多次恋爱。我所见其实是没有的。因为我年纪太小了。但我愿意想象,我之外的大家都谈过很多次恋爱,只是因为我想这应该是件美事。

有些事在日常里浮现出闪光的轮廓。常时我觉得“这个可以写”,大概这种事。有时会发现,也经常忘掉。不是什么大事,也没有什么损失。前不久我觉得不太开心,一个月前不到?现在完全好了,心情好起来,几天就可以是很漫长的事。我希望可以想哭就哭——不是因为苦闷,仅仅想哭就哭一哭,哭完后像游了泳,整个人瘦了一圈,这也我觉得很激动。

一段时间之前,我想我不要写日记了。有这些字,去写个小短打也是好的。我现在依然觉得很有道理。

每天有人在死,每个人每天在长大。到了某个沮丧的时刻,成长衰变为垂老,这不需要很久,我——也不需要很久,虽然我才二十岁。刚刚看到这句话,和失去热情比起来,矫情实在算不上缺点。也许这就是越年长的人,越看小孩子觉得可爱。失去热情——即使现在的我没有失去热情,也已经体会到对未来失去热情的恐惧。我希望那一天迟一点来,自己也在为这个努力,虽然做不了什么,但确实在努力着。我愿永远活在对失去热情的恐惧之中。


1
评论
热度(1)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