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

没有一点用

我曾立下誓言:从今天起,只说幸福的事。但是幸福的事太多,苦难太少,因此才显得珍贵,而不叙说珍贵的经历,压抑令人难以忍受。我是很幸福的人,但有时也会怀疑别人的快乐。她们看起来太开心了,不敢相信那是真的。这很矛盾,我很想相信所有纯粹的事,但越纯洁的事实越招致人的怀疑。我为什么要怀疑?我是个善良的人吗?

我想让我爱的人都知道我的爱,我本以为我做得很显然,我以为我欣赏的对象都明白我有多欣赏她,让她多觉得一点也没关系。爱意无法传达几乎是最痛苦的了。我以为是这样的,而我越来越害怕她们不觉得。难道我没有去喜欢很多人吗?我知道我不擅长交谈,表情也僵硬,难道她们会误以为我厌烦和她们的相处吗?我很享受看到我喜欢的人,我想要她们开心,当然,也想在她们面前展示很好的、有趣的我,但那毕竟是次要的。我也有无趣的时候,她们也有无趣的时候,但喜爱不会因此改变。

我觉得很多人都很美,喜欢她们。我觉得生活本身是奥妙的,不够美,可能,不够有趣,但我爱它。生命则更崇高,我也爱生命。我爱物质和精神的全部产品,它们共同构成了幸福。我也热爱那些让世界更丰富、更热闹、更美的产品,它们让更多我一样的普通人适应这世界。但是爱总是让人难过的,比如人一旦喜欢了小狗,就必须要接受并非每一只小狗都能活下来的事实。没办法改变这事实,只能连同这个一起爱。

不能怀疑爱,热爱没有仇恨那么纯粹。我也想试着长久地仇恨,不是硬撑门面,是严肃地仇恨某人,某体制,某论点。那也将是一种好事,我有时候会仇恨一个人两天、两小时,然后就开始怀疑自己的动机。接受一件复杂的事会带来弊病:微小的仇恨将会站不住脚。我是否只是想体验坚定?到最后我也不知道。

3
评论
热度(3)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