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

没有一点用

有一些事是可以理解的。有一些事是努力理解也理解不了的。

前几天去吃厚多士,炎樱讲了这样一件事:她的妹妹,现在在念初中(还是高中?),喜欢一个男生,那个男生喜欢别的女生。炎樱的妹妹明知道这样,还是发短信朝那个男生告白了。那个男生婉拒她,表示了单恋的同病相怜。炎樱的妹妹就对那个男生说了一些“我喜欢你与你无关”之类的话,这番话让我、室友和炎樱一致感到这个妹妹是个作逼,把她嘲笑了一番。

但我很能理解炎樱的妹妹。她喜欢那个男生,抱着侥幸的心态向他告白了,期望他或许可以接受自己。就算他不能接受自己,如果自己的恋心已经足够明确,憋着不说也是难受的事。换做我的话,也许会这样做,也许不会这样做;但如果我很能确定我真的很喜欢他,我会告诉他知道的。当然不给他添麻烦的做法是不要让他知道,但喜欢一个人,毕竟不可能与那个人无关——硬要说“无关”的话,还是因为怕给那个人添麻烦。我还有种感觉,我喜欢的人有义务知道我喜欢他。这在使他困扰的同时,说不定也会让他觉得有点开心。不管我是怎样的人,被人喜欢一般来说都是开心的。

有些人物的逻辑是可以理解的。但我看失恋巧克力职人,觉得爽太和纱绘子的想法我都完全不能懂。可能因为我没有恋爱过,就算恋爱了,也不是他们类型的人。可能这就是爱,想触碰又收回手,想触碰又收回手。——其实光看情节的话,我觉得我可以理解的,但我的理解每次都和爽太的独白不一样!奥利弗和茉里那一对,我觉得很甜。奥利弗的温柔和坚定,我是做不到的,但不是不能理解。如果我能做到他那样,我会觉得自己很厉害、很成熟。

最近也在看神烦警探。男主角喜欢Amy,用和她作对来吸引他的注意力,像扯女同学辫子的小学男生。这个我很能懂,小学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我很喜欢班里一个男同学,忘掉怎么回事,他打篮球,我用小刀把他的手划破了,然后哭着跑掉了。我小时候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活得迷迷糊糊的。那个男生现在好像在中传,学导演?忘掉了,他长得很不错,但是到现在个子都不是很高。小学女生真是很难做;我这辈子再也不要做小学女生了。

1
评论
热度(1)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