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

没有一点用

了解自己有很多的好处。看上去,似乎是没什么用的努力,但其实是有用的。知道自己是怎样的样子,才能更好地讨好别人,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讨好别人,或者说在别人眼里显得很棒,是人类简单地获取快乐的方式。衣锦夜行是没劲的事,如果我穿了锦衣还乡而无人来迎接我,我会感到痛苦的。

但我有点懒得去这样做了,或许年纪大了(不大)。猜测别人会怎么想,是费脑力的事。对自己的样子进行控制,也是费脑力的事。而我更想确切地知道,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在什么时候会觉得痛苦,为什么会觉得痛苦,在什么时候会觉得快乐,我真正喜欢的是什么。洋葱给自己剥皮会觉得使不上劲,但还是要使劲的,我想了解自己痛苦的原因,并且忍耐他。忍耐痛苦让我觉得成熟和勇敢。

好像顾城说,每个人身体里都有骚动不安的力量。让你不能静下来,而想要去旅行,去很远的地方,想要写诗和讲故事,想用帆板去冲浪,想拥抱深爱的姑娘——大概是这个意思,原话记不得了。我不确定我想做什么,我只知道我很想去爱,而没有什么来给我爱的时候,我觉得痛苦。这种无依无凭的空虚,好像我要在这世界上死去,而我的理智是知道的,我混得再差也不可能死。我不会死的,我还年轻得要命。我这个年纪,即使还不知道自己爱的、擅长的和想要的是什么,或许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人是需要事业的。我不知道我的事业是什么。可能会写一本书,或终身写诗,或养育三个孩子。人对别人善良,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感到困惑,善良不能拯救一个人。我可能是太安逸了,这让我觉得惶恐。我想周密地筹划三十年,去杀一个仇人。我因此喜欢惊险刺激的故事,因为我一个仇人也没有。

1
评论
热度(1)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