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得

没有一点用

没太细看补了全职。没太细看,因为讲打游戏有很多地方都看不懂,也是因为不够喜欢……有些角色,看名字都反应不出是哪个队的。列一列对想到的大家的印象,证明我看过——

没有讨厌的人。

主角:是大家的好朋友,不烦人。要说帅,也没觉得。一个用来讲故事的主角。如无意外,攻……

苏沐橙:除了叶修之外她谁也不在意。蝴蝶蓝写苏沐橙,尤其前面,应该会让女权论者不开心。“不要轻视了她的狡猾,她可是叶修的好搭档”(大意

陈果:可能最后会和包子结婚?会不会呢?……唐柔×陈果……

唐柔:以为是双马尾,竟然不是双马尾。不喜欢她和她爸的那一段。对记者“我不同意,你继续说”拒绝退出职业圈,这个好棒。

包子...

3 8

……

至于我是不是一个充满负能量的真诚的人?首先我不是一个很真诚的人,也不觉得我多么负能量。每个月有几天,我觉得我毫无保留地自私,具体表现:看到什么都想到自己。今天就是那几天之中的一天。真诚是困难的,尤其在你远不够好的时候,我对自己要求宽容,但还是觉得哪里都不满意。比如说,我很想知道真正的天才是怎么思考问题,真正的美人是怎么看待别人。知道星空的大与知道自己的小,同样都是深刻难解的,前者无疑对人类更有意义。假若一个人知道了自己的小,她会不会继续爱人?她会的。因为是渺小的她在想这个问题,被永恒所慑服,但永恒敌不过疲惫和饥饿。肉体这具机器,不是用来思想的。一个人更倾向于感谢好吃的食物,而抛弃自己的...

初爱深切却日久生厌

在知乎上看到这个问题:哪些事物是你初爱深切,却日久生厌的?有一个高票答案我一看就点了赞同,他说的是“充满负能量的、真诚的人”。

我跟我娘子已经半年没联系,这是我半年遇到的几乎可以说最好的十件事之一。去年春天她给我寄了袜子,tutuanna的,有好几双,都挺可爱的。我拆开包裹之后的反应居然是“啊,应该是正品”……这不能说明我没喜欢过她,只能说明我不再喜欢她而已。有这样一个不喜欢的旧友,是一件又酷又伤心的事。

N昨天跟我讲她的一个朋友,高中同学,女同学,可以称她为S。

“S前两天从天津来厦门。头天我们几个同学去吃海底捞,她好像吃不舒服了,第二天吃沙茶面又吃多了还是怎么的,晚上就胃疼。她就经常...

1

高中生生不逢时没赶上热闹的时候,昨天半夜找了份怀旧风格的问卷来做做。如果那时候就有远野大大,真搞不好会是什么画风,强奸犯吗?


1 远野

2 伊蔵

3 加治

4 月光

5 毛利

6 九妹

7 种岛

8 大曲

9 龙雅

10 德川


1、如果7要对3告白,你觉得他会怎么说怎么做?

种岛对加治告白。

种岛都不用说……在加治不要脸的时候也不要脸回去就行了(


2、9和6是一对,5爱上了6,就算失败也想表白,5会对6说什么? 

龙雅和九妹(……郎才女貌),毛利喜欢九妹——

毛利又专注单箭头,大抵不外前辈你好美,前辈你好棒


3、如果4在河边洗澡,...

在分析吧看到讨论月光能不能赢远野君岛。有生之年看到远野大大挂标题,觉得好开心,对远野大大实力坚强的鼓吹看得更开心。不过我觉得掐两人实力高低可能不是两个人打一场就定的下来这么简单,就像酷拉皮卡可能打得过库洛洛,可能,因为他的锁链是对旅团限定的,但他不一定打得过库洛洛打得过的对手。再比如说,我觉得远野大大能打过加治,原理:你要是跑得快,就先把腿打断看你还跑不跑,你要是球速快,先把手打断看你到底有多快,打一下被躲开,两下被躲开,就一直打,看你在河边走湿不湿鞋……但远野大大不一定打得过加治打得过的对手,举例影帝(只是举例)。再比如说,精神力点得稍低的上位者很容易败在下位者的瞳术上。

实力的排位应该引...

无聊写个问卷

首先请依次写下15个角色的名字。

1 君大大

2 龙雅

3 远野

4 黑部

5 月光

6 九妹

7 加治

8 凤凰

9 渡边

10 德川

11 伊蔵

12 毛利

13 入江

14 松平

15 大和


1)、你觉得9和13的关系怎么样?

渡边跟入江。

要是一定要说他们关系好,说不定渡边会是意外纯情的类型。


2)、如果要送礼物给6,5和14分别会送什么呢?

送礼物给九妹,月光和卖花姐分别会送什么。

这道题真好,感觉任何两人归纳出的画风,都不太适合第三个人……

月光家里有钱,大概会送比较贵重的小东西,手帕之类的。

卖花姐会送花?卖花姐应该还挺喜欢九...

1

三十六剧

以下内容之每一种情景,皆以其必要角色与一段简短描述进行说明。

哀求脱罪(Supplication)

角色:迫害者(Persecutor);哀求者(Suppliant);裁判有疑之有司(Power in authority, whose decision is doubtful)

内容:迫害者指控哀求者有罪,而有司之裁决不利于哀求者。

救人离祸(Deliverance)

角色:不幸者(Unfortunate);胁迫者(Threatener);拯救者(Rescuer)

内容:不幸者引致冲突,胁迫者欲执行正义,而拯救者则欲拯救不幸者。

伐罪之仇(Crime pursued...

这份软弱曾令她憎恶,让她作呕,把她赶离了祖国,可此时突然间吸引着她。她明白她属于那些弱者,属于弱者的阵营,属于弱者的国家。她应该忠于他们,因为他们都是弱者,因为他们弱的说话都透不过气来。

她被软弱所吸引,如同被眩晕感所吸引。她之所以被吸引,是因为她感到了自己的软弱。

“你怎么了?”

“没怎么。”

“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我要你变老,比现在老上十岁,二十岁!”

那一刹那,她是想说:“我要你变得软弱。要你和我一样软弱。”

的确,错不在他们本身,不在他们的行为,也不在他们易变的情绪,错在他们的不可调和性,因为他强大,而她却是软弱的。

“以后我要真诚地做一切事情、我要像笛卡尔一样思辨,像堂吉柯德一样攻击风车。无论是写诗还是作爱,都要以极大的真诚完成。眼前就是罗得岛,我就在这里跳跃——我这么做什么都不为,这就是存在的本身。 在我看来,春天里一棵小草生长,它没有什么目的。风起时一匹公马发情,它也没有什么目的。草长马发情,绝非表演给什么人看的,这就是存在本身。 我要抱着草长马发情的伟大真诚去做一切事情,而不是在人前羞羞答答得表演,失去了自己的存在。我说了很多,可一样也没照办。这就是我不肯想起那篇论文的原因。”

“在这种夜里人不能人想到死,想到永恒。死的气氛逼人,就如无穷的黑暗要把人吞噬。我很渺小,无论做了什么,都是两样的渺小。但是只要我还在走动,就超越了死亡。现在我是诗人。虽然没发表过一行诗,但是正因如此,我更伟大。我就像些行吟的诗人,在马上为自己吟诗,度过那些漫漫的寒夜。”

© 患得 | Powered by LOFTER